<dl id="n5xjj"></dl><video id="n5xjj">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meter id="n5xjj"></meter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l>
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<dl id="n5xjj"></dl>
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<video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video>
<output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output>
<video id="n5xjj">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5xjj">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<dl id="n5xjj"></dl><output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elect></output>
<video id="n5xjj"><output id="n5xjj"><font id="n5xjj"></font></output></video>
<dl id="n5xjj"><delect id="n5xjj"></delect></dl><dl id="n5xjj"></dl>
<video id="n5xjj"><output id="n5xjj"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n5xjj"><dl id="n5xjj"></dl></video>
<video id="n5xjj"><output id="n5xjj"></outpu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5xjj"><video id="n5xjj"></video>

治水,從“戰略”到“篤行”

時間:2023-10-18  來源:人民日報  

  

       水運連著國運。一部泱泱大國的治國史,也是一部百折不撓的治水史。

  回顧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看得最多的,“水”是主題之一。而通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,除了以京津冀、粵港澳大灣區等以地域視角分類,還有便是以長江、黃河這樣的水系來統領。

  為何是水?山水林田湖草沙,“水是命根子”,是生存之本、文明之源。“天下之多者水也,浮天載地,高下無所不至,萬物無所不潤。”

  習近平總書記這次到江西考察,主要是看長江經濟帶發展,并主持召開了近8年內以此為主題的第四次座談會。會上,回顧發展歷程,總書記有感而發:

  “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抓工作,一方面是抓戰略性工作,也就是‘國之大者’,而這些工作都是有較長周期的。另一方面,我們不僅抓戰略,還要起而行之,篤行不怠,一以貫之,久久為功。不是說規劃完了就算完了,不是說只喊口號沒有行動。我們都是一件件做,全面系統布局。做就要做好它,完成它。”“黨的十八大之后我們抓工作,就是這個精神!”

  兩個詞,一是“戰略”,二是“篤行”。

  先說“戰略”。

  那一年,習近平總書記到了山東東營,“看黃河入海流”。黃河上中下游都走到了,“心里也踏實了”。

  善治國者必重治水。各項工作時間的分配,是觀察治國理政的一個窗口?;ù罅繒r間去看水的深層邏輯,正是人民幸福生活是“國之大者”的執政理念。

  水里有戰略思想。

  最廣為人知的是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。“兩山論”現在深入人心,不再“以GDP論英雄”。從非此即彼的單選題到相得益彰的多選題,其中蘊含著深刻辯證法,充滿了戰略遠見。

  總書記所說的“有多少湯泡多少饃”,也是一種戰略。它是“以水定城、以水定地、以水定人、以水定產”的生動表達,背后有“節水優先、空間均衡、系統治理、兩手發力”的治水思路。把水置于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考量,體現的是對規律的尊重,是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個表征。

  大戰略,勢必大手筆。比如新發展理念,創新、協調、綠色、開放、共享,無不體現在水中。僅說協調,這次在江西召開的座談會,總書記就強調了“堅持把強化區域協同融通作為著力點”。會上有個細節??倳浻H切詢問來自11個省市的負責同志,他們花了多長時間到南昌。昔日翻山越嶺、跋山涉水的漫長路途,如今耗時不過兩三個小時。交通的便捷,正是區域協調發展的關鍵。

  再比如新發展格局。浙江寧波舟山港,碧海揚帆,習近平總書記在那里醞釀了“雙循環”的新發展格局。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,此前在四川考察,總書記考慮到“我們的主要家當都擺在沿海一帶”,深入思考“大后方”的概念。

  戰略里有戰術,治水的仗怎么打?

  看地圖,水資源幾橫幾縱。東西向的,繼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之后,習近平總書記又提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戰略,國家的“江河戰略”就確立起來了。南北向的既有連通古今的大運河,也有世紀工程南水北調。

  縱橫交錯,揚浪千重,利澤萬方。而散落其間的,是枝蔓般的河流、星羅棋布的湖泊。新中國成立后,我們黨領導開展了大規模水利工程建設。黨的十八大以來,水資源配置格局實現全局性優化。

  系統觀念,是治國理政的一個方法,也是治水的一大戰術。“處理好輕重緩急,什么時候干什么事,哪些是當務之急,哪些是戰略性的儲備。”總書記曾經叮囑。

  河湖長制是系統觀念的生動運用。習近平同志在地方工作時探索江河湖泊的治理與保護。浙江也因此成為河長制的發源地。這一思路,在黨的十八大后進一步拓展,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謀劃。

  再看第二個詞,“篤行”。

  對這一點,習近平總書記感觸很深:

  “像我們抓綠水青山,像我們的脫貧攻堅、實現全面小康,像我們共建‘一帶一路’,像我們區域協調發展的幾大戰略……都是一件事、一件事在做,按照黨中央的要求,一絲不茍做起來。當然也要經過反復的回饋、論證、檢驗。只要主流是對的,就堅定做下去。”

  堅定做下去。治水之難,也是治國不易的一個縮影。江邊,碼頭、砂廠、化工企業“關改搬轉”談何容易,處處是難啃的“硬骨頭”。沒有“釘釘子”的堅毅,沒有“雖千萬人吾往矣”的精神,沒有“致廣大而盡精微”的智慧,怎能有今天的“一江碧水向東流”?

  “著眼點著力點不能放在GDP增速上”“非不能也,而不為也”,由治水思治國,巨輪航道調轉,不僅涉及發展方式變革,更有對利益藩籬的突破,對發展邏輯的重塑。

  唯有擔當,方能披荊斬棘;唯有篤行,方能一往無前。

  篤行,首要在信。

  這次考察,習近平總書記回顧黨的十八大以來,各地各部門“對黨中央的精神,首先是不含糊。深刻理解、統一認識、堅決執行,黨中央有指令就落實。”

  全面加強黨的建設、加強黨的領導,力度前所未有,這是其中要義。而新時代以來取得的歷史性成就、發生的歷史性變革,進一步贏得了人民的信任。

  “四個自信”亦是題中之義??倳浽浺谩肚f子·秋水》中的典故,告誡全黨:“我們千萬不能‘邯鄲學步,失其故行’。”我們所走的路,是強國建設、民族復興的唯一正確選擇。

  篤行,關鍵在鍥而不舍、久久為功。

  “逆水行舟”“行百里者半九十”“滾石上山,稍不留意大石頭就滾了下來”……習近平總書記曾用這些來形容民族復興路上的艱辛和堅韌。

  治水是一項長期任務。從之前“長江病了”的診斷,到這一次“現在的長江只能說是‘大病初愈’”,總書記叮囑“不能抓一陣松一陣,稍有好轉又動起歪念頭。”

  一張藍圖繪到底,考驗的是政績觀。早在浙江工作時,習近平同志就在《之江新語》中以《“潛績”與“顯績”》為題,論“不求急功近利的‘顯績’,創造澤被后人的‘潛績’”。一以貫之20年的“八八戰略”成績卓著,“功成不必在我,功成必定有我”,正是經驗之一。

  “我是崇尚行動的。”

  強調紅旗渠精神“永遠不會過時”,考察三峽工程時指出“國家要強大、民族要復興,必須靠我們自己砥礪奮進、不懈奮斗”……治水事業里有實干篤行的民族品格。

  腳步不會停歇??倯延?ldquo;時時放心不下”的憂患意識:“河川之危、水源之危是生存環境之危、民族存續之危。”

  聯網、補網、強鏈,國家水網正加快構建,總書記的目光望向更遠的未來,謀的是永續發展、復興偉業:“水網建設起來,會是中華民族在治水歷程中又一個世紀畫卷,會載入千秋史冊。”